威尼斯人官网:从寒门子弟到身家百亿:拼了28年 傅利泉依旧不服
2021-12-04 01:06:41  出处:雷峰网  作者:余快 编辑:上方文Q     评论(0)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

过去一年,于视频物联行业来说是波澜壮阔的一年:旧时代赋予的要素开始缩减,新时代的要素正在增加。

城市AIoT赛道的黄金机遇,构建了一场科技与产业更大规模的狂欢。

征战功夫的精彩,既在胜负,也在胜负背后的战略、逻辑与眼界。

藉由此,AI掘金志推出「十佳CEO」系列专题,希望呈现给业界更多对城市AIoT领域不一样的理解与洞见。

本篇为系列报道的第一篇,对象为:大华股份董事长兼总裁傅利泉。

从寒门子弟到身家百亿:拼了28年 傅利泉依旧不服

过去三十年,中国的经济成就“堪称人类经济史上的一大奇迹”。

当然,回过头看,无论是重化工业热,还是科技互联网潮,中国的机遇之多,难觅对手。但这个过程中,真正相信中国大地上能诞生伟大科技公司的人,不多。

信念强大如任正非,也曾动过卖掉华为的念头。押注中国科技与创新,需要信念,甚至信仰。

不同选择下,有人身价倍涨,有人黯然离场,有人焦虑彷徨,有人紧抱信仰。

几十年如一日坚守的人,傅利泉算一个。

如今热闹喧嚣的明星企业家大军中,“傅利泉”这个名字算不上响亮。

但于行业,在中国经济之轮极速运转的这20年,他创办的大华默默守护着城市、家庭、个人的安全。未来城市之路,我们也大概率会以某种方式跟它产生交集。

但于个人,从家境清寒到考上浙江电子工业学校,从体制内出走到下海创业,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工厂到带领大华杀出重围居全球AI安防第二把交椅,某种程度上,他的确创造了一个奇迹。

有人说傅利泉的故事传奇,也许他只是不甘平庸,喜欢做梦。

如今的傅利泉已功成名就,登顶福布斯,按理说,年近花甲,他大可卸甲归田 ,享受人生,但这位旅人,依然紧握着26岁首次创业的那颗初心,至今仍不知疲倦地奔走在业务一线。

“当我们实现一个亿的时候,在做十个亿的梦;突破十个亿的时候,就在做一百亿的梦;一百亿实现了,我们现在做一千亿的梦。所以始终在路上,不渝地、坚持地、韧劲地走下去。”

、改写一个故事的开头

傅利泉出生在一个大变革时代。

在大洋彼岸的欧美,开始了“时髦放纵的六十年代”。

甲壳虫乐队开始风靡全球,掀起一股重金属风潮,美国反越战情绪高涨、阿波罗登月成功......科学、民主、革命、竞争、新启蒙、个人主义、集体主义交织。

但这些都离傅利泉无比遥远。

他出生在浙江萧山,父母都是靠种地为生的农民,饱一顿饿一顿是家常便饭。

当时,浙江一个临平石料厂的职工工资,也只有29元,闲林钢铁厂的工人,月工资大多在15至30元。农村的收入更低,1959年中国农村居民平均年收入才69元,之后几年增长到90元左右。

有个作家梁晓声在《年轮》里这样描述六十年代东北城市生活的片段:城里赶车老头的叹息:“我都忘了鸡蛋是圆的还是方的了”。

不止鸡蛋贵,电器更是奢侈品。

电视、电冰箱、洗衣机“三大件”基本都是有钱人专享。

小时候,全村只有一台黑白电视,当晚上所有人围在电视机前时,他下定决心,长大后一定要买得起“三大件”。

在他看来,要实现这个目标,读书是唯一的出路。

只是造化弄人,接连两次高考,傅利泉都落榜了。

但他不信命,咬着牙、顶着巨大的压力,开始了第三次。这一次,终于考上了浙江电子工业学校无线电专业。

傅利泉知道这不是终点,而是起点。大学期间,他为精密的电子设备着迷,对专业知识如饥似渴,每日往返图书馆是他最大的乐趣。热爱和付出之下,他的成绩一直在学校前列。

1989年,22岁的傅利泉毕业了,凭着所学的专业知识,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某部队下属杭州通达电子设备厂,干调度通信。

在那个年代,国企的技术员相当于铁饭碗,虽然只是底层员工,但傅利泉依然想做得更好。

一般的技术人员在安装完工后就直接回宾馆,但傅利泉喜欢和客户交流,帮客户更好地维护产品,也因此深得客户认可,与许多客户建立了良好的关系。

工作能力出色,仅工作两年傅利泉就买齐了“三大件”,还被提拔为技术科科长。

进了城,有了稳定的铁饭碗,还有了城市户口,对于一个农村娃来说,人生已经趋于圆满。但傅利泉心中隐约渴望一个更大的舞台。

90年代,世界格局发生巨变,当时的中国在经历邓小平南巡归来后,整个中国上空充斥着“自由、市场、发展”。

从寒门子弟到身家百亿:拼了28年 傅利泉依旧不服

当时的杭州百业待兴,欣欣向荣,改革开放激发了无数活力,中国大地上到处是新的商机,也催生了下海创业潮。

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,根据后来人社部数据,1992年辞职下海者超过12万人,不辞职却投身商海(停薪留职、兼职)的人超过1000万人。

从寒门子弟到身家百亿:拼了28年 傅利泉依旧不服

傅利泉那颗创业的心也在跳动,在反复挣扎、思虑良久后,他终于决定辞去来之不易的铁饭碗,出去闯一闯。

2、白天当老板、晚上睡地板

1993年,傅利泉26岁,对他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年,他和妻子陈爱玲,创办了杭州大华电子有限公司。

从寒门子弟到身家百亿:拼了28年 傅利泉依旧不服

他不确定能否成功,但内心有个声音在说:必须去做,哪怕失败。

当时,他们在杭州市直吉祥巷九号百岁坊小学的校办工厂内租了两间教室,带着不到10个人的团队,开始了通讯调度设备的研发和销售。

就这样,在一个破旧的工厂,他们画下了一个时长近30年的创业起点。

创业百事艰,一开始,因为缺乏资金和人手,他们大多一个人身兼数职。

傅利泉虽然是老板,但既当搬运工,又当装配工。有时通宵,就睡在车间,铺个纸板或泡沫海绵就是一张床,第二天起来继续干活。

那句“白天当老板、晚上睡地板”,是傅利泉创业初期的真实写照。

起初公司规模太小,没有名气,始终接不到订单,公司一度濒临破产。

“为了推广市场,有次我整整在大连石油气厂待了35天,就为了一台30万的调度机,但依然无功而返。”

那次在返程的火车上,窗外万物寂静,也漆黑一片,如同傅利泉的创业之路。在火车轮周而复始的哐啷声中,他一夜未眠。

傅利泉其实有过动摇,想过放弃,但总有一个声音在说:再坚持一下吧、再坚持一下吧。

那个声音支撑着他每天骑一辆旧自行车跑业务、做产品推销,每天单程四五十分钟往返家与工厂的生活。也因此在一年之内,骑坏了5辆自行车。

当初傅利泉最大的愿望,就是把破旧的自行车换成电动车。

冥冥中出现了转机,他们终于赢得一个大客户,一个20万的大单一下把厂子从濒临破产的边缘拉了回来,似乎疏通了经脉般,此后工厂也逐渐走上正轨。

1994年,公司的销售额达到了50万,到1999年,调度机销售额已经达到3000万元。

傅利泉实现了电动车的梦想,但也依然保存着那五辆骑坏的自行车。

3、房价飙升时卖光辛苦打拼的5套房,孤注一掷进安防

1999年,是傅利泉进入电力系统的通讯调度市场的第六个年头,此时他们基本触摸到了这个国内规模不到2亿市场的天花板。

说来也巧,1998年前后,中国电力市场改革,电力系统在降本增效目标下进行技术改造,推行变电站无人值守,这催生了视频监控和远程图像传送需求。

与此同时,20世纪90年代,恐怖主义频频成为国际焦点,以视频监控为核心的安防市场需求激增。

当时的视频监控录像技术正经历模拟化向数字化升级阶段。

模拟化阶段,中国安防市场基本是国外品牌的天下,日本系、北美系、欧洲系、韩国系、以色列系等五大“品牌系”依靠领先的技术垄断国内中高端市场,而国内安防企业做着组装、仿制和代理的生意,位处弱势。

数字化阶段,会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吗?

傅利泉预感到了这块市场的巨大前景,他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他想试一试。

说干就干,他立马组织团队开发了一套远程图像监控系统,结果出人意料,效果比想象的更好,后来这套系统陆续在超过一千个变电站得到应用。

也许是巧合,也许是命运,总之他们就这样无意间进入了安防领域。

2001年,911事件让国际社会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反恐之路,国际安防潮起潮涌。

这一年,傅利泉将原来的大华电子改名为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,开始了安防全速迈进之路。

他需要思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,如何避免步入国际品牌代理商的宿命?或者说,数字化的机遇点到底在哪里?

当时,他们发现银行存储录像资料使用的是磁带机,需要每天专人更换,费时、费力、费人,且会出现忘记换带、磁带损坏等情况。

傅利泉开始琢磨,如果录像机不需要换带,将带来多大的效率提升。

当时有两种选择,一个是嵌入式硬盘录像机,一个是板卡。

前者稳定、安全,但开发难度大且没有前路借鉴;后者已经有一定的市场份额,且压缩格式不需要考虑到嵌入式硬盘录像机的结构问题、网络协议、操作系统等,难度比嵌入式低。

在傅利泉看来,安防监控设备非常核心的就是“稳定”、“安全”,所以他选择了前者。

顶着投入更多的人力、时间和技术成本、成功率不确定的压力,他带着团队开始了相关技术研发之路。

2002年,大华团队摸索中研发出中国第一款音频同步的8路嵌入式硬盘录像机(DVR)。

产品推广期间,傅利泉无比紧张又万分期待,当市场正面反馈陆续到达杭州,得知这款产品一炮而红时,他终于小松了一口气——是的,大华在安防产业打响了第一枪。

斗志昂扬下,2003年,大华又率先推出16路的嵌入式硬盘录像机。

不过傅利泉明白,嵌入式产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它必须更稳定、操作更简便、成本更低、性价比更高。

要做到这一点,需要资金。

傅利泉此前十年辛苦打拼,攒下了一些房产。思前想后,他卖掉了5套房子和2个停车位,又抵押工厂贷款3000多万元,一把梭投入到安防市场。

很多人都说傅利泉疯了。

当时的中国正经历房改,房地产成为支柱产业,房价一路飙升。放掉如火如荼的房地产,倾家荡产投入一个新兴行业,一旦亏损,不仅数十年的努力白费,还可能背负一身债务。

傅利泉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风险,但与其在房地产坐等升值,他更想参与到科技发展的浪潮中。

房子没了可以再买,但时代机遇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。

傅利泉相信,任何行业的发展,必然时代大环境趋势下的产物。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就是安防的时代。

这番孤注一掷,既是对安防的信心,也是不给自己留退路。背水一战,不成功便成仁。

4、安防的大时代

事实证明,傅利泉赌对了。

2004年,大华营收一亿多元,此后三年,大华营收都以约2倍的增速增长。

是的,进入21世纪,中国经济快速发展,创造了独有的中国速度,经济腾飞的同时,人口大规模流动,社会治安问题面临极大挑战。

2008年,北京举办奥运会,极大提升了中国对国产安防设备重视程度,同时巨大的市场需求吸引来大量的资本、技术、人才,安防行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,安防开始向建筑、机场、交通等多领域拓展。

这一年,公安部社会公共安全应用基础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成立,行业标准化进程之路开启,而行业,也进入了面向IP高清压缩视频的革命阶段。

属于安防的大时代款款而来。

2008年5月20日,对傅利泉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,这一天,大华成功登陆A股。

彼时刚过不惑之年,对于一家上市企业的董事长来说,绝对算得上年轻有为。

看着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,呕心沥血行至今日,傅利泉也许心里有难以言表的激动,但即便站上了从未有过的高度,大华的上市仪式依然一切从简,没有敲钟。

大华上市的那一刻,他没有如释重负。

也许他知道,上市只是一个开始,对股东,对市场,对员工,他需要对更多人负责,肩上的担子,更重了,他不能放松,也不敢放松。

同年,大华首次推出了大安防产品,比如球机、NVS、控制键盘、IP 摄像机、IP 存储、超速抓拍仪等。

他的目标,就是在专业图像领域做精、做专、做透、以至能做强、做大。

到了2010年后,安防基本实现了向高清的转型,大华引入CMOS技术,推出高清高倍机芯。

2010年,大华营业收入15.16亿元,傅利泉又一次兑现了自己当初的承诺,不仅突破10亿,还超额完成任务。这一年也是当时历史上最大增长,营收同比增81.3%。

2015年开始,安防在一路狂奔。

2015年4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意见》,提出进一步推动平安城市、雪亮工程建设向纵深开展。

一个月后,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准备采用PPP(公私合营)形式推进的1043个投资项目,总投资规模达到了1.97万亿元。

2015年9月,国家发改委、中央综治办等九部委联合印发《关于加强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到2020年我国基本实现“全域覆盖、全网共享、全时可用、全程可控”的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。

这一年,大华获得了国际软件领域最严格认证机构——CMMI研究院颁发的CMMI ML5证书。这意味着大华的已经具备不俗的软件开发能力。

2015年,大华营收突破百亿元,第一次跨入百亿俱乐部。

此时,傅利泉回过头,当初一同冒死突围欧美铁幕的中国安防大军中,已经不复从前的熙熙攘攘了,而大华,也逐渐向全球顶峰靠近。

5、转型!转型!

21世纪又一个十年已经拉开大幕,这十年的AI安防市场:

行业剧变、机会遍地、欲望蔓延,同时不确定性骤增,安防十年,行业巨变,改革转型的主题未变。

行业发展太快,稍不留神就容易闪了腰。错了一步,甚至慢了一步,可能就是错过了一个时代。

(1)这个封闭的行业,来了很多AI公司

第一股AI浪潮在阿尔法狗战胜柯洁后进入狂欢期。

AI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成立,纷纷化身吸金又吸睛的独角兽;互联网大厂纷纷跨界下场,进入大安防市场,华为并逐渐显露出重仓智慧视频的野心。

这些计算机视觉优等生、商战领域王者,要么年轻有技术有活力,要么庞大有钱会造势。

一个原本稍显闭塞的行业,以AI之名,吸引数倍聚光灯,傅利泉倍感荣幸,也些微惶恐。

各路媒体疯狂渲染,盯着大华们的一举一动,似乎不久的将来他们就会被颠覆、被抛弃。

的确,自始至终,技术是驱动安防的核心动力。

前几轮安防技术的驱动来自于编解码技术的进步、视频分辨率的提升以及传输方式的进步,如今轮到了AI。

开始傅利泉确实有担心,但安防的改变,对他们来说更多是兴奋。更多的玩家,促进技术的演进,加速了AI安防市场的认知。借由AI带来的曙光,安防忽然从一个很“土”的行业,成为了城市数据互联的入口。

而且大华通过这些新生代影像的观照,清醒看到,活下来容易,发展壮大很难,谁来了都能咬上一口,但过上舒服的日子可能性不大。

其实转型危机大华不是没经历过。

就拿最近的2014年,大华面临增收不增利的窘境。

2015年开始大华进行了一次主营业务转型,对内部人员结构、市场开拓模式、IT系统结构、人才激励模式等进行调整,商业模式从产品供应商向解决方案供应商转型。结果在前文已明了。

闯过波涛,稳住船身。当AI被大写,傅利泉大胆迈进,小心求证。

不断找寻新的机会,发现新的市场,内部孵化出新的创新业务。这一年,大华开始成立子公司,进军智能制造、民用AI安防等领域。

到目前为止,傅利权依然非常重视创新业务,每双周都会雷打不动地把所有子公司业务梳理一遍,观察子公司在技术领域、市场资源加载的情况。

他希望,创新业务每个业务都做到各自行业前三。

(2)去往新的风景,是大华想走也必须走的路:toB转型

从视频安防切入大B端过程中,傅利泉发现了B端有着巨大想象空间。

2019年,大华将中国区业务划分成了To G 、To B 、 To SMB、To C 四大板块,决意从智慧安防转到智慧物联赛道,进军B端数字化的万亿市场。

当然,傅利泉相信这个市场不止大华看上了,作为万千逐鹿toB的一员,大华以最大的信心和努力投入,同时做好最坏的打算,向死而生。

从2019年开始,大华在B端是全面投入,用了两年时间,投入上千人,深入近五百家各行业的头部企业,跟他们建立了合作或战略合作关系。

2020年的成绩出来后,傅利泉就知道这条路又走对了。

2020年B端业务收入占比首次超过G端,B端收入增速远超公司总体增速,也侧面说明大华AI转型的成效。

B端逐渐成为新的增长引擎时,大华窗外的风景,也不再只是智慧安防了。

6、渐进式梦想,马拉松式创业

我们要能真正沉得下去,要“趴得比地板还低”,要能够像剥洋葱一样把业务场景、问题和痛点一层一层剥开。

这是去年会上傅利泉对大华员工的期望,也是他对自己的要求。毕竟,他是一个曾经做梦都在做产品的人。

当初调度通讯约2亿市场,在几十家厂商,大华曾做到了全国最大,而后进入到更大的安防市场,尽管竞争者只多不少,大华依然重现了调度机时代的辉煌。

未来的智慧物联市场,傅利泉也会不遗余力地努力实现曾经的辉煌。

“当我们实现一个亿的时候,在做十个亿的梦;突破十个亿的时候,就在做一百亿的梦;一百亿实现了,我们现在做一千亿的梦。所以始终在路上,不渝地、坚持地、韧劲地走下去。”

渐进式的梦想,马拉松式的创业,驱动了傅利泉28年。

28年恍如长梦,与大华羁绊了大半生,傅利泉陪着它见证了中国高速发展的20年,它也陪傅利泉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人生。

正如海明威的《老人与海》中,渔船驶出港湾,投入未知的海。

54岁的傅利泉站在那里,抬头望去,满眼都是自己26岁的影子。

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,傅利泉没有停下过,也不想停下。

- THE END -

#人物

原文链接:雷峰网 责任编辑:上方文Q

文章价值打分
当前文章打分0 分,共有0人打分
文章观点支持

+0
+0

  • 关注我们

快科技 关注快科技 微信公众号,每日及时查 看最新手机、电脑、汽车、智能硬件信息
  • 微博

    微博:快科技官方

    快科技(原驱动之家)官方微博
  • 今日头条

    今日头条:快科技

    带来硬件软件、手机数码最快资讯!
  • 抖音

    抖音:快科技mydrivers

    科技快讯、手机开箱、产品体验、应用推荐...